《隐秘的角落》原著作者:致敬每一个曾被伤害过的成年人

《隐秘的角落》海报

编者按:昨日,热播剧《隐秘的角落》VIP会员版迎来大结局,在经历了“一起爬山吗”“我还有机会吗”等登上热搜、表情包刷屏社交媒体后,该剧原著《坏小孩》也引起读者的关注和热议。

《坏小孩》讲述了沿海小城的三个孩子在景区游玩时无意拍摄记录了一次谋杀、并由此展开冒险的故事。《隐秘的角落》在《坏小孩》的基础上做出大胆改编,将故事重心转向少年面对世界的困顿与挣扎,聚焦原生家庭和孩子成长,拷问着“我们与恶的距离”。

“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自己。”此前,《坏小孩》作者紫金陈在采访中表示,《坏小孩》融合了自己的童年经历。在紫金陈看来,大多数人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都产生过阴暗的想法,有些人可以“消化”这些负面情绪,而“消化”不了的人,很可能走上歧途。

“这个故事并不是献给儿童的,而是致敬每一个心中曾经被伤害过的成年人。”紫金陈希望,大家在赞赏书和剧集“好看”的同时,也能思考如何给未成年人创造更好的成长环境。谈到未成年人教育问题,紫金陈给家长支招:“不要给孩子贴标签,你如果以平等的姿态平心静气讲道理,其实孩子都懂”。

紫金陈

第一考虑是故事好看,希望引起大家思考

人民网文娱:《坏小孩》是基于怎样的背景而创作的?近年来,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常引起热议,你怎么看待这些问题?

紫金陈:2013年写完《无证之罪》后,我开始寻找下一本书的题材。当时刚好妻子怀孕,我想到我将会有自己的孩子,就想到了青少年题材。因为我是写罪案推理小说的,所以自然会联想到未成年人犯罪这个话题。

我一直觉得类型小说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好看,其次才是深度,情节的设置第一考虑是故事好看。文以载道,类型小说的创作就是用故事承担我对社会、对世界的思考。如果读者觉得故事好看,还能产生一些共鸣和思考,我就非常满意了。

未成年人的教育话题这几年讨论度变高,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。但与此同时,我觉得许多家长过于焦虑了,比起我们小时候经历的时代,实际上环境是在变好,只不过网络社会,信息传播比较快而已。但这样的讨论的意义在于,我们始终想让环境变得更好。

人民网文娱:你之前在采访里说,朱朝阳的原型是你自己,但是你并没有成为朱朝阳。其实童年不快乐的孩子很多,激发恶并付诸行动的关键在于什么,是偶然还是必然?

紫金陈:很多孩子因为家庭的原因而童年不幸福,大部分人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都产生过阴暗的想法,但是绝大部分人都不会付诸于行动,因为道德的约束,也因为绝大部分人的内心并不坏。

成年人总觉得要给小孩正确的引导和教育,这是很空洞的话。小孩心里想法会真正告诉你吗?如果不会,你怎么引导和教育?其实大部分心里负担重的孩子并不会说出来,会埋在心里自我消化。大部分人最终会自我消化,但是如果消化不了,那就有可能走上歧途。

所以,成年人应该提高自己的认知,不要认为孩子小,不懂。父母离婚与否是客观存在,无法改变,我也不赞同为了考虑孩子而勉强维持婚姻,但给予孩子平等的关心和爱才是最重要的。与此同时,不要给孩子贴标签,你如果以平等的姿态平心静气讲道理,其实孩子都懂。

《隐秘的角落》剧照

《坏小孩》色调偏暗,致敬曾被伤害过的成年人

人民网文娱:全剧片尾有一段“献给童年”,以往的青春片大多是为了让观众共鸣与怀旧,这样残酷的童年,你希望读者和观众如何解读?

紫金陈:以往对于童年的艺术呈现,大多是朦胧的青春岁月这一典型意象,但如果放在童年岁月并不快乐的人身上,记忆中更多是偏暗的色调。

我不能说全部,至少绝大部分单亲家庭出身的人,会对剧中的人物处境产生一种共鸣。这些人的童年虽然没有剧中的人物那么糟糕,但是我们都有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。这个故事并不是献给儿童的,而是致敬每一个心中曾经被伤害过的成年人。我希望能引起大家思考,我们真的懂孩子吗?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可以很懂孩子,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当过孩子,只是我们后来忘记了。

人民网文娱:导演辛爽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:“即便抛开外界的因素,也不想通过作品展现纯粹的恶”,你觉得原著是在展现“纯粹的恶”吗?

上一篇:大剧院“声如夏花”刮起中国风
下一篇:最不舍,是书香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