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国疫情反弹,留学生们都在干啥?

原标题:德国疫情反弹,留学生们都在干啥?

经济已经开始逐渐复苏的德国,疫情出现了反弹。

据德国联邦疾控机构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公布数据显示,截至7月28日,德国累计确诊206242人。此前的7天内,德国新增确诊病例为3611人,与前一周的2809人相比出现明显上升。

28日,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(RKI)所长威勒表示,德国过去两周新增确诊病例数出现了令人不安的增长。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是第二波疫情暴发的开端,但存在这一可能。

德国再现多人感染,开学复课遥遥无期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在德的中国留学生、想要去德国的准留学生们如今都在做什么?

赴德之旅一波三折

“疫情对我影响挺大的。”华北电力大学大四学生李明聪说。

许多人改变了今年留学德国的计划,李明聪就是其中之一。因为疫情带来的种种问题,他的留学之旅已经确定延迟一年。

2019年9月,李明聪向德国驻华使馆相关部门提交了APS测试(德国高校录取中国学生的前提条件之一)。按往年情况来看,从提交材料到审核最多需要4个月,但因为疫情,审核一直没能安排。

2020年3月,李明聪计划参加Test Daf (德福考试),然而不久后,上半年的考试都被取消了。原本6月还有一场德语考试DSH,但报名的人又太多,他也只能放弃。

5月15日,德国驻华使馆针对中国留学生推出新政策,因为符合相应条件,李明聪被免去面谈,但是由于语言考试的暂停,他的申请进程依然停滞不前。

想到之前付出的努力,李明聪还是决定留学德国。为了2021年春季成功申请德国大学,他一边忙毕业,一边每天上6个小时的德语网课。如今,他只希望11月份的Test Daf考试能顺利举行。

大三的阿云原计划2020年春季学期前往德国做交换生。2月初国内疫情暴发后,由于担心疫情带来出入境限制,他将申请延期到了2020年秋季。

德国签证程序繁琐、耗时较多,不同部门的要求分散在不同的渠道里,负责留学事务的部门(APS)审核缓慢。阿云和同学花了几个月时间才几乎走完流程,选择延期之后,一切又要重来一遍。

然而,刚刚申请完延期不久,整个欧洲就成为了疫情的“震中”。尽管德国学校十月才开学,但未来几个月的形势仍然扑朔迷离,能否启程仍是未知数。

漫长假期苦中作乐

不能上学的日子里,留学生们“苦中作乐”,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努力生活。

线下实习有困难,许多学生转而选择了线上实习。虽然德国许多大学的现场校园招聘活动取消了,但多家线上招聘平台仍有面向大学生的实习机会,尤其是信息学、医学、化学等专业。

资料图:2017年10月27日,第三届“在德中资企业专场招聘会”于法兰克福举行。主办方供图

通过线上招聘会和视频面试,慕尼黑大学信息专业的王同学获得了在德国SAP公司实习的机会。“第一次尝试线上面试和实习,还是有些紧张。”如今,他主要进行一些编程等工作,每周会去公司一次。

就读于汉堡大学经济管理的黎同学,则在一家德国著名服装企业线上实习,通过在微博、抖音等社交媒体上做文案和短视频等,帮公司在中国市场做“线上营销”。

有些留学生则选择“查漏补缺”。

在柏林洪堡大学自由大学学习传播学的吴同学,利用暑假补充了专业知识。据了解,许多德国大学在暑假提供补习课程,由教授或助教给予辅导,甚至还有线下的辅导课,为热爱学习的学生们提供了学习的平台。

还有一些留学生,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打算“出去看看”。

资料图:当地时间7月12日,德国民众乘坐游船和驾驶帆船在柏林万湖上游玩。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

德国科隆大学的陈同学本打算暑假到西班牙、葡萄牙玩,但疫情暴发后,出于安全考虑,他修改了旅行计划。除了把目的地改成了较近的德国、法国、瑞士和奥地利,交通上也选择了相对安全的火车。

汉诺威的5个中国留学生则租了一辆房车,准备畅游德国。组长林同学说,房车每天租金100多欧元,分摊到每个人身上并不贵,总费用与普通的背包游差不多。而且房车游可以接近大自然,又可以避开人群。而德国有大约2800个房车露营地,露营地里有各种设施,出行也很方便。

发挥专长帮助当地

疫情期间,也有留学生利用所学知识,帮助当地抗疫。

上一篇:湖南大学:新增3个本科专业推出6个特色培养实验班
下一篇:认可高考成绩的海外院校越来越多留学申请如何启动?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